020-28823388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他从伊拉克飞广州医治

发布日期:2017-09-13发布人:管理员

    蒋元经过治疗已经痊愈。实习生 翁思成 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南都讯 记者阳广霞 通讯员 李绍斌 彭福祥 伊拉克工作一年,却因炼钢引爆炸弹,身体被800℃的钢水烧伤三成,生命垂危,蒋元(化名)飞越几千公里,回到广州进行医治。南都记者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了解到,历经4次手术,一个多月的治疗,蒋元已痊愈,“虽然不幸,但还能恢复到这样,也算幸运。”

    在伊拉克炼钢引爆炸弹

    坐在中山一院办公室里的蒋元,上半身被压力衣紧紧包裹,烧伤的皮肤被掩盖,露在外的脸部被植皮后呈现红色,仍有被烧过的痕迹。

    回忆起在伊拉克的经历,蒋元心有余悸。

    蒋元来自四川,去年6月,他被炼钢的公司派往伊拉克。战后的伊拉克经常可听到枪炮声,随处可见废弃炮弹和武器。7月25日,伊拉克晚上9点,他当值做炉长,往炼钢炉中放入废旧钢铁,突然间,炼钢炉爆炸了,800℃高温熔化的钢水喷溅到他的身上,“耳朵都聋了,黑烟很大,回过神,才感觉一身很烫很痛。”后来才知道,原来放入的废钢铁中,混入了未引爆的炸弹。

    出现脓毒血症转回中国

    “水烧开了是100℃,热油火锅300℃,钢化成水,温度高达800℃,所以致伤力很强。”中山一院烧伤科首席专家吴军教授说。这一事故,导致蒋元全身烧伤面积达30%,其中深Ⅱ度2%,Ⅲ度28%,遍布脸部、上半身,“Ⅲ度超过20%就是特重度烧伤。”

    由于伊拉克当地医院缺医少药,蒋元只是被简单处理,并未进行手术,随后烧伤处感染,甚至出现脓毒血症。“很痛苦,身上痛,治疗也不行。我想要回国。”蒋元不断提出这一想法,几千公里之外的妻子陈女士也在积极沟通。

    一周后的8月2日,蒋元乘坐国际航班,经过长达十个小时的艰难转运返回中国,到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后,经由机场急救车于凌晨4点护送至中山一院,中山一院随即开通急诊绿色通道。

    创面发现多种致命耐药细菌

    “像是木乃伊一样,面目全非。”这是妻子陈女士对蒋元的第一印象。中山一院烧伤(创面)外科、特需医学美容中心徐盈斌教授介绍,刚入院时,蒋元发着高烧,拆开包扎的纱布后,伤口溃烂,发出臭味,出现了多种并发症,检测伤口创面的分泌物更是发现了多种耐药细菌,“每一种细菌都可能会要命”。

    随后,吴军教授、科主任刘旭盛教授,精心安排了综合救治计划。主管医生徐盈斌教授、陈蕾副教授、周飞博士认真细致地施行换药、手术等具体医疗措施。

    清创、头皮取皮、植皮;抗感染、营养支持、创面换药、抗瘢痕…蒋元连续进行了四次手术,头皮仍有取皮的痕迹,“头皮长好后,又继续取,这是人体很好的皮库。”吴军说。蒋元也开始逐渐感受到身体的快速恢复。

    经过一个多月的综合抢救治疗,目前,蒋元顺利痊愈了。徐盈斌介绍,蒋元还将继续加强康复锻炼及抗瘢痕治疗,因为烧伤导致右侧下眼睑外翻,自然状态无法完全闭合,他还将进行整形手术“以后可以恢复劳动能力。”徐盈斌说。历经浩劫,蒋元感慨,“虽然不幸,但还能恢复到这样,也算幸运。”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G/html/2017-09/11/content_6945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