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医院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泌尿外科团队在机器人辅助腹腔镜下腹膜后入路成功切除肾门巨大错构瘤

    发布日期:2020-06-17发布人:guanliyuan

        近日,34岁的张女士右侧肾脏肾门处生长了巨大错构瘤,由于肿瘤体积大且占据要害血管位置,成为了身体内的一枚“定时炸弹”,瘤体随时可能破裂出现生命危险。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陈凌武教授团队组成“拆弹部队”,利用机器人辅助腹腔镜下腹膜后入路,以最低的创伤成功摘除了巨大肿瘤,为患者保住了肾脏并加快其康复。

    肾错构瘤“发育”11年成“夺命炸弹”

        早在2009年7月,张女士在工作单位的体检中发现了其右肾的错构瘤,肿瘤直径约30mm,当时考虑肿瘤位于肾门处,紧贴血管,且经几年的随访未见明显增大,便一直坚持定期复查未行干预。近几年,张女士连续复查发现该肿瘤增大加快,最近复查CT发现其直径已近90mm,瘤体压迫了肾脏及肾门处血管,情况不容乐观。
        肾错构瘤又称为肾血管平滑肌脂肪瘤,是由异常增生的血管、平滑肌及脂肪组织按照不同比例构成的,是肾脏常见的良性肿瘤,占肾脏实体肿瘤的0.3%~3%,男女发病率比为1:2。过去认为,肾错构瘤是一种很少见的疾病,近年来,随着医学影像学的发展和人们对健康体检的重视,其检出率逐渐升高。
        由于张女士的肿瘤体积大,占据了宝贵的手术操作空间,影响手术暴露;同时,肾门为肾脏主要大血管的出入之处,位于该处的大瘤紧贴、包裹血管,在切瘤的过程中容易导致大出血,因此,在微创环境下医生难以切除肾脏,更难以实现只切除肿瘤而保住肾脏。张女士辗转了几家医院,一致认为切除整个右肾的可能性很大。

    专家头脑风暴,寻觅最佳“拆弹”方案

        张女士最终找到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陈凌武教授,他仔细阅片后指出,就目前的肿瘤特点和生长状态而言,最大的危险是瘤体随时可能破裂而导致大出血,甚至可能危及生命,因此,应尽力争取摘除瘤体,保住肾脏。经过与患者充分沟通,陈凌武教授决定为该例右肾中央型复杂性巨大错构瘤实施切除术,担任起“拆弹专家”的重任。
        在科室的病例讨论会中,专家们根据该病例的特点和难点各抒己见,献计献策,普遍认为该患者肿瘤位置险要,肾门血管和瘤体内血管交织复杂,肿瘤体积巨大,形状不规整。
        如果进行腹腔镜手术,这对手术空间要求高。若经腹膜后途径进行手术,该手术入路可以避免血液及尿液对腹腔的污染, 减少腹腔内脏器对手术操作的干扰和肠道并发症,患者的创伤更低,恢复更快。
        经过再三讨论,专家团队认为最可能的入路是经腹膜后途径,这样操作空间大,操作难度相对降低。会后,陈凌武教授带领团队进一步研读影像学资料,周密设计手术计划,决定对患者实施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且优先采用对肠道干扰最小的腹膜后入路。

    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以最小创面摘瘤保肾

        6月5日,张女士的手术开始了,一切都按照计划有序进行着,陈凌武教授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先充分游离整个右肾,尽力扩展了肿瘤的暴露空间,以减少手术操作空间小的弊端,并进一步游离肾门的大血管和输尿管,让瘤体的总貌及其周围器官、大血管、输尿管等结构的解剖关系充分展示出来,再由浅入深仔细剥离。
        由于血管游离充分,血供控制可靠,终于,在不到两小时的机器人腹腔镜“战斗”中,手术成功了。患者术中出血量少,在腹腔镜下实现了右肾的肿瘤摘除,保住了肾脏,并以最小的手术创面获得了最大的治疗效果。
        目前,患者恢复状况良好,即将康复出院,家属给陈凌武教授及其团队医生送来了锦旗,由衷地为中山一院泌尿外科的高尚医德和精湛医术点赞!(泌尿外科 曾钦松)

     

    肿瘤影像学资料

     

    陈凌武教授带领团队进一步研读影像学资料

     

    肾门巨大错构瘤手术切除过程

     

    陈凌武教授在操作达芬奇机器人

     

    家属给陈凌武教授及其团队医生送来了锦旗